首页  »  情色小说 » 性爱技巧

都市花缘梦-51

x 大奇呵呵笑道:“大学生又能怎样?什么都不怕,就怕他们自己内心是如何想的。他们真想让自己做普通的劳动者,那上大学又有什么意义?你去问问现在的高中生,他们上
大学为了什么?嗨,就怕他们毕业后自己会睡不着觉,我想大部分的孩子都是这种命运。虽然我还没有大学毕业,但我知道很多人毕业后将面临很惨的命运。当然,死不了人,可死的是一颗颗曾经拥有的雄心壮志。因为现实远远比他们想象的要残酷得多!”
  春兰:“爷,随他们吧。现在学校领导、教育部,甚至连国家都管不过来,我们又能怎样?”
  韩梦笑道:“我倒觉得现在的大学就是一个‘文凭加工厂’,大学生就是一个个期待被盖上合格检验章的产品。大学毕业生就是一个个被盖上了合格检验章的所谓合格产品。至于产品合不合格,真的只有天知道。反正他们都被盖上了合格检验章——因为他们都手拾大学毕业证!”
  大奇微笑道:“梦儿,你不含糊啊,看得倒明白啊。”
  韩梦说道:“我有一个姨妈的儿子,去年6月份大学毕业,什么都不会做。他去人才市场找工作,要么工资实在低,要么压根儿就找不到。后来,我姨夫帮他找找路子,托托人,让他进了一家国有企业做职工。到现在也就三个月不到,他单位的领导居然说他是一个难得的人才。哈哈,你说事情蹊跷不蹊跷?”
  春兰说道:“爷,不说远的,就说我妹妹吧。她不论成绩还是业务都是做得一流的。可是,她就是不愿意巴结领导,嗨,我看她是一辈子都得当个户籍科的职员了。”
  大奇:“扯远了,扯远了,我们扯大学生,怎么扯你妹妹工作上去了。好了,好了,不说无聊事了,我们回房间吧。”
  于是,三人便擦干身子回房间去了。晓瑛陪她母亲一起睡,大奇则让韩梦和春兰陪他一起过夜。
  第二天,大奇、韩梦和晓瑛一起驱车去学校,大奇上课,她们两位去授课。午饭,大奇和播音四美一起吃饭。
  舒冬月说道:“大哥,今天有个导演来我们学校相剧本的女主角和女配角,好多人去报名哦。”
  小玲:“我不去,我毕业后只想做主持人,演戏我不想去。”
  贝贝:“我也不想去。你们说这位导演要什么样的人啊?”
  沙佳欣:“天知道,他说剧本是都市剧的,还演一个女律师呢。我本来想去的,但看到那个导演就不爽,不去了。”
  大奇:“什么?演女律师,我们学校有适合的吗?”
  舒冬月:“我也想去试试。”
  大奇:“那导演是谁啊?”
  舒冬月:“张志诚,张大导演啊!”
  大奇吃惊道:“是他?他会到我们学校来要演员?北影、上戏、中戏,哪不可以挑啊,非得上我们这来。”
  诸位看官,笔者得特别说明一下。张志诚是国内挺有名的导演,大奇看过不少他导演的都市剧。他也得过不少全国大奖。
  大奇继续说道:“冬月啊,你真的想去?”
  舒冬月点点头,说道:“是一个机会,去试试吧。你同意我去报名吗?”
  大奇点头,说道:“我同意,月儿,能告诉我为什么想去演戏吗?”
  舒冬月:“我觉得我根本不可能去什么好的电视台做女主播,要是有机会早点找到出路就早找出路。演戏我也能接受,不就是搞娱乐嘛。”
  大奇听后叹口气说道:“娱乐圈里也很复杂,不像我们表面上看的那么风光。你自己做决定吧,大哥不拦你。需要我怎么帮你,你尽管说。”
  舒冬月点点头,微微一笑道:“谢谢你,大哥!”
  大奇心想:随冬月自己吧,只要她自己开心就行。
  晚上,大奇特意去图书馆找白馆长聊天。白天南也是很久没看到大奇了,他非常开心,还泡茶给大奇喝。他拿出一包金华酥饼对大奇说道:“我朋友带回来的金华酥饼,来,尝尝。”
  大奇喝着清茶拿了个酥饼吃起来。他边吃边说:“白老师,真好吃,您老最近干嘛呢?”
  白天南:“我能干嘛。最近学校换了那么多的领导。新来的王校长三天两头开会,总是找我们这些中层干部开,烦死了。今天我值班正郁闷没人说话。你这小子好久不来找我了啊?”
  大奇哈哈大笑道:“白老师,您是大贵人,我哪敢三天两头往您这跑啊?”
  白天南:“瞧你这小油嘴说的。我也贵不起来了,学校好像有意思让我调动职务。”
  大奇吃惊道:“把您给怎么着?”
  白天南:“想让我去当滨海传媒学院的学报编辑部的主任。”
  大奇听后摇摇头,说道:“白老师,我是一个学生。但我也清楚这个学报编辑部主任当着没意思,不就是管管老师写的文章嘛。哪有图书馆馆长自在啊?”
  白天南:“我就知道你这小鬼有不同见解,说说看,但说无妨。”
  大奇:“这……这……我真直说啦?”
  白天南:“哎呀,童大奇,你我之间客气什么啊?你是个学生,童言无忌嘛!”
  大奇:“白老师,我成儿童了。哈哈,不过在您面前,我是儿童也无所谓。但是,我只想说您千万不要去当什么狗屁的学报编辑部主任。”
  白天南:“为什么,怎么说?”
  大奇:“钟老师不就是学报编辑部主任退下来的吗?我还是知道里边是怎么一回事的。您这图书馆就是学校的独立王国啊。您在这是一方诸侯,在图书馆说句话,谁都给您面子。要在学报,我看您怎么说也没人听您的了。白老师,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不一定对。话也说回来,都是为教育事业做贡献,哪都一样。但我个人觉得,您还是当馆长的好,这样可以为教育事业多做贡献。真要去学报,您整天和老师打交道,天天这个领导或哪个领导推荐什么烂文章让您发表,我看您肯定郁闷!”
  白天南听后哈哈大笑道:“你个小兔崽子,哪里学来的?这么多学校里的秘闻你怎么知道?”
  大奇说道:“就我们《滨海传媒学院学报》上刊登出来的文章就可以判断了。白老师,不是我小童乱说话,有好文章吗?我不排除一年下来,里边有那么一篇两篇的好文章,但绝大多数只是垃圾文章而已,根本没有用的。我知道现在国家将论文当成科研成果。其实,就上面的文章来说,大部分都只是骗国家的钱,或是应付学校对大学老师的考核而已。不要说我们学校,理工类的论文我不懂,我也不说。就说人文社科领域的吧,那些名牌大学的学报又怎样?保守估计90%都是垃圾文章,可能有那么10%是可以算科研成果的。白老师,您这一去,就天天和垃圾打交道,有意思吗?还是图书馆的工作来得实在,来得直接,来得实惠。”
  白天南:“看来你对我的图书馆也是有观察的啰。行,童言无忌,你再说说我这的工作有什么好?”
  大奇摇摇头,说道:“白老师,您老饶了我小童吧,我还是不说为妙。”
  白天南:“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大奇始终不肯说图书馆的工作,因为他尊重白天南,但他也清楚图书馆工作的巨大实惠在哪里。他只说道:“白老师,就说说我们馆的电子阅览室吧。每天都那么多学生上网,一元钱一小时,我就算个五百台电脑每天经营5小时。呵呵,这里边的收益也足够让馆里的老师没人年终领个小红包回家吧。”
  白天南笑道:“你这个小鬼啊,真不知道是谁教你这么多的。其实,我不妨直接对你说。图书馆的关系特别复杂,尤其是工作的老师。真正图书管理专业出身的人,呵呵,不到四分之一啊!我这个馆长可真是累,你也知道,这图书馆就是个藏污纳垢的地方。什么领导的亲属都往我这塞,她们事情不会做,又不愿做,我又不好说什么。你说说,烦人不烦人?”
  大奇笑道:“白老师,他们不做正好,让会做的人做。实在不行,聘几个临时工做做。”
  白天南:“临时工嘛,就怕他们心里闹别扭,刚进来工作都还行。可做到后面,看着别人不干活可以拿比他们高好几倍的报酬,他们心里会舒服吗?嗨,难哦,我这馆长不好当啊!”
  大奇:“再难当也比当个学报编辑部主任好,当个主任,您是轻松了,可我就怕把您给闲出病来。白老师,您就是不要接受学校的建议——去当什么狗屁的学报编辑部主任,大不了做个副馆长。学校总不能把您给完全撤职吧?副馆长也比编辑部主任强啊!”
  白天南点点头,说道:“看学校的意思吧,总之,我自己是不同意当学报编辑部主任的。”
 第二部 第56回 美丽警花

  大奇和白天南闲聊了好一会,便辞别他回白沙公寓了。
  大约一个星期后,大奇和“播音四美”一起吃午饭,在食堂吃。舒冬月说道:“主人,我去参加主角选拔,被选中了。”
  大奇吃惊道:“什么意思,被选中?”
  贝贝说道:“冬火月被张大导演选去做配角了。”
  小玲说道:“配角也不错,以后也有机会做主角的嘛。”
  佳欣说道:“哇,月儿,你真的好棒哦。全校就选两个人,一个主角,一个配角,你真厉害!”
  冬月:“运气好吧。主人你高兴吗?”
  大奇点点头,说道:“只要你自己喜欢,我没什么好说的。那主角是谁,我们学校谁被选中了?”
  冬月说道:“艺术系表演班的一个女生,听说是一个美女。我没见过,迟早见得到的。”
  小玲:“不是美女能被选中吗?用屁股想想也就知道了。”
  佳欣:“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喜欢那个张大导演,总感觉他色迷迷的。”
  贝贝笑道:“虽然不能以貌取人,但听人说他就是一个挺不正经的导演!”
  冬月:“我就去演戏而已,不为别的。说白了,就图个饭碗而已。”
  大奇:“月儿,你要是只为了饭碗而去拍戏,那我是不同意的。因为你也是我的女朋友,我不愿意你受苦。要是你是兴趣爱好而去拍戏,那我不拦你。”
  冬月:“主人,你好像不是很喜欢我去拍戏啊?”
  大奇摇摇头,说道:“娱乐圈里比你想象的要复杂,你可要考虑清楚哦。”
  冬月点点头,轻声道:“主人,你要是不同意我去,月儿就不去……”
  大奇其实不喜欢舒冬月这么一个美人儿去走职业演员的道路。他最后问道:“我不会干涉你的。你只要回答我,是喜欢拍戏还是纯粹为了找工作?要是为了找工作,你还担心什么,我还养不起你啊!再说了,你还是有机会去电视台工作的嘛,你还没到毕业呢,机会说不定就来了。”
  小玲:“是啊,月儿,还是别去了。拍戏很无聊的。现在娱乐圈真的肮脏死了。”
  贝贝:“月儿,要不再考虑考虑?”
  佳欣没有说话,她好奇地看着冬月和大奇。舒冬月知道大奇其实不喜欢她为了生计而去走娱乐圈的道路。总之,大奇不喜欢舒冬月为了饭碗而去当演员,他觉得自己完全有能力养活她,她没必要走这条娱乐的道路。
  大奇心想:冬月啊冬月,你真不懂事。既然都已经是我的女人了,干嘛还为生计担心啊?
  晚上,大奇和“播音四美”在白沙公寓看电视。看了一会,小玲对大奇说道:“主人,水烧好了,你洗澡不?”
  大奇点点头,说道:“月儿,我们一起洗吧。”大奇想和冬月单独呆一会。舒冬月点点头,和大奇手牵着手一起来到浴室。
  大奇说道:“月儿,伺候我宽衣。”舒冬月微笑着替他脱起衣物来,脱完后,她自己也脱起来,直到赤身裸体为止。冬月放好水后,便和大奇双双泡在热水里。
  舒冬月将头靠在大奇的肩上,大奇搂着她的细腰,轻轻抚着她的酥胸,时不时地用手指轻轻拨弄她胸前那敏感的两点。舒冬月轻声娇呼起来,大奇抱着她和她狂吻起来。良久,他才松开她的小嘴,问道:“月儿,你为什么总想去拍戏?那么想一夜成名?”
  舒冬月说道:“主人……我……我很想快点赚钱,这样好将钱还给大家。”
  大奇:“你欠谁钱了?”
  冬月:“我觉得自己欠主人、小玲、贝贝,还有佳欣太多了。所以……”
  大奇:“你啊,心病太重了。我们什么时候说过要你还钱的话,什么说过你欠谁?我们都没有说啊。”
  冬月:“不是,主人,我觉得我欠你们实在太多了。真的……”
  大奇:“你是不是我的女人啊?”
  冬月点点头,说道:“当然了,我当然是主人的女人了。”
  大奇:“我养你也天经地义。记住,不准去拍戏,我不想你做演员。”大奇觉得还是明确地阐明自己观点的好——不让冬月去拍戏。他不想舒冬月过早的进入娱乐圈,他希望她最起码走一条传统的女主播的道路。
  冬月点点头,说道:“我估计你不会让我去的。”
  大奇心想:冬月啊冬月,你是我大奇的女人,我才不让你去那种什么娱乐圈呢。娱乐圈是美女的坟墓,有几个女演员是“干净”的?嗨,这回就做独裁者,偏不让你去。因为你不是兴趣爱好当演员的。为了生计,没有必要,你十个舒冬月我大奇也养得起!
  大奇承认自己有一点自私,他不希望冬月和别的男人有什么牵连,要是在娱乐圈,能没有牵连吗?他感觉自己有点像个独裁者,包括冬月在内,甚至包括淫奴马春兰在内,他所有的女人都是他一个人的。他不希望别的男人走进他的女人中,她所有的女人都只能有他这么一个男人,除非那女人选择离开他。
  大奇:“你实在想去就去吧,我不拦你了!”大奇有点生气了,他觉得冬月有点伤害他了。
  舒冬月连忙说道:“没有,主人……我……我不去……真的。主人,月儿惹你生气了吗?”
  大奇说道:“能不生气吗?有时挺想不通你这个人的。我难道希望你被那些导演玩弄啊?张大导演是出了名的色棍,我还不了解他啊。钟老师早在十年前就接触过他了,他是专门玩弄女演员的。”
  舒冬月:“主人……我……我哪敢和别的男人有什么?”
  大奇:“去拍戏的,有几个女的不和导演发生关系的,除非她不想红。月儿,你太令我失望了!你走吧,离开这里好了,我知道你不想呆在我身边了。”
  舒冬月哭泣道:“主人,我没有,我只是想去试试看,因为很多女生都去的。主人,月儿心中只有你,你不让我去,我就不去。真的,我什么都听你的。主人,别赶我走啊……”
  大奇心中有点火,他才不想让张大导演那个色棍有机会接触舒冬月这个美女。大奇很霸道地说道:“月儿,转过身去。”他抚抚她的樱唇,指指自己的胯部,舒冬月立刻掉过头去,乖乖将用小嘴凑近他的胯部,取悦起男人来……大奇伸出手掌很重地拍在冬月的俏臀上,打得她“啊”的一声尖叫起来,连嘴里的物件都掉出来了。
  大奇冷冷地说道:“抬高点!”舒冬月哭泣着将臀部抬得老高老高,她知道大奇很生气,在惩罚她。大奇厉声道:“我让你吐出来了吗?”冬月一听立刻将原先嘴里的物件含回去,继续取悦起男人来。
  大奇决定好好打醒这个昏头昏脑的女人。他挥起手掌一连拍了三下,“啪——啪——啪——”清脆刺耳的掌击臀声响起,冬月被打得尖叫不已,但始终不敢松懈嘴里的活儿。她没有求饶,只是哭泣不已。
  大奇看着她那红晕晕的臀尖,有点于心不忍,说道:“月儿,你不服气吗?”舒冬月吐出嘴里的东西,回过头来哭泣道:“主人,月儿做错事了,该罚!”
  大奇说道:“我问你,你是不是我的女人?”
  舒冬月点点头,说道:“当然,当然是,永远都是!”
  大奇:“是我的女人,就给我老老实实的,不要想去当什么狗屁演员,我最讨厌女人去当演员的。”其实,大奇是说气话,他只是不想让冬月被张导演占便宜而已,他才不讨厌女演员呢。平白无故的,讨厌女演员干嘛?
  舒冬月点头道:“是,主人。月儿再也不敢有这个念头了,请你不要生气了!”
  大奇这才稍微平息心中的怒火,但他依旧让舒冬月双膝跪着,抬着个高高的雪臀。他双手掰开她的臀缝,臀部一挺,猛然“攻占”她的菊花。冬月“啊”的一声娇呼起来,全身均颤抖起来,脸部抽搐着。
  “主人……轻……轻点……”美少女舒冬月,知道大奇发火了,乖乖地任凭大奇在她身上胡来。大奇每挺一下臀部,她便尖叫一声。到后来,大奇快速地拉动起自己的身子来,舒冬月则通红着全身轻哼不已。大奇的肚皮不断地撞在少女的臀尖上,发出阵阵清脆的肉碰声,在浴室里显得格外的刺耳。
  最终大奇将自己的身子抽出冬月的身子,令她跪在自己跟前,他以近乎粗暴的方式选择了她的性感小嘴来尽情释放自己的激情。舒冬月则顺从无比地发出阵阵迷死人的闷哼声,眼神痴迷地仰望着男人,将朱唇裹得紧紧的……
  大奇看着脚下的舒冬月那一脸地顺从和请求原谅的神情,便说道:“月儿,你是我的女人,我是你的男人。我以老公的身份命令你不准去当什么狗屁的女演员,尤其是不准去张色棍的手下演戏,听清楚了没?”
  舒冬月乖巧无比地连连点头,轻声道:“主人,月儿清楚了。”
  大奇说道:“说大声一点!看着我说!”
  舒冬月只好目光仰视着大奇,大声说道:“主人,月儿听清楚了,月儿什么都听主人的。”
  大奇点点头,抚着她的俏脸说道:“这才乖嘛。你啊,少不更事,没有小玲、贝贝和佳欣来得沉稳。我一直都很疼你,也舍不得打你、骂你,因为你是我的女人!但是,你要是敢胡思乱想,想做一些不让我开心的事情,那我可是会管你的哦。甚至,我还会惩罚你,就像刚才,会狠狠地凑你一顿。起来吧,替我擦干身子,我们出去吧!”
  舒冬月:“是,主人!”她说完,立刻替大奇擦干全身,然后擦起自己来。接着,他们一起赤裸着身子走出浴室,来到客厅。小玲她们三个一看大奇和冬月都光着身子,好奇地问道:“主人,你们这是干嘛?”大奇今天吃了“火药”,由于冬月的事情。他直接说道:“你们三个洗澡去吧,等下都这样出来。”小玲微微一笑,便和贝贝、佳欣一起洗澡去了。
  大奇搂着冬月在沙发山坐下,少女乖乖地将脸偎依在他的胸前。大奇轻轻地把玩着她的酥胸,心里在思考着刚刚对冬月的举动。
  他觉得冬月太幼稚了,不是很成熟。尽管她曾经被两个男人包养过,可一点都不成熟,还像个小女孩——不懂事。他是她的男人,本不应该对她这么粗暴。可是,她今天确实惹他生气了。他原先答应让她去参选女演员,是因为他以为她只是闹着玩的,哪里知道她是当真的。总之一句话,他不允许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碰,尤其被张志诚那样的色棍导演碰。
  大奇心里很清楚:冬月这妮子肯定是对自己百依百顺的。从刚才浴室里对她的粗暴举动来看,她不敢对自己有什么违逆之意。看来,自己必须对冬月加强控制,主要是思想上的控制。因为她太幼稚了,对于幼稚的女孩子,除了进行思想教育外,还必须加强控制。
  大奇说道:“月儿,我要和你说件事。”
  舒冬月:“什么事,主人?”
  大奇:“以后你决定做一件事,尤其是大事时,必须跟我汇报。没有我的点头,不准去!知道不?”这应该是童大奇在对待自己的女人上最为严厉的一次。以前,他很少限制自己的女人该干嘛,不该干嘛。这次对舒冬月算是破例了。
  舒冬月点点头,说道:“主人,月儿知道了。其实想去参选演员这件事,我是有向你汇报的。”
  大奇回想起来,舒冬月是提前有跟自己说想去参选演员的,他有点后悔当初怎么就答应让她去参加竞选。大奇拍拍她的俏臀,说道:“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记住,以后有事情要先和我汇报,容我们大伙商量后再定,你不可以私自作出决定。否则,我决不轻饶!”说完,他又稍微用力地拍了一下舒冬月的臀尖。尽管拍得不重,但少女依旧被拍得尖叫起来。舒冬月点头应道:“主人,总之月儿什么都听您的就是!”
  大奇呵呵笑道:“这才像我的女人,你是第一个需要我管的女人。”其实,马春兰才是第一个,不过大奇没有将她算成自己的女人,暂时只将她算成专供自己玩弄的淫具而已。
  舒冬月微微笑道:“谢谢主人!月儿喜欢被你管!”
  舒冬月觉得自己被大奇管着真的很舒服。这让她由衷地体会到一种被男人爱,被男人在乎,被男人注重的心理快感。
  少女在心里大声疾呼:大奇,我的主人。你好好地管着我,我好喜欢你这种管着我的感觉。我是一个女人,柔弱的女人,需要被你这样的大男人管着、宠着、捧着。只有这样,我活得才有意思!
  其实,不仅舒冬月有这样的心理,大奇的别的女人们,哪一个没有这样的心理呢?就拿仙子祺雯来说吧,她虽然高傲无比,但大奇真要不理她,她会极其的失落,甚至发疯。因为她太爱大奇了,爱到几乎不能自拔,尽管她表面上经常对他指指点点的。
  这时,小玲、贝贝和佳欣也洗浴出来。她们都非常听话地赤裸着身子来到他面前。大奇打量他们三个,还有身边的冬月,说道:“一个一个来吧!”四美微微笑着,都恭恭敬敬地站在他跟前。
  大奇先对苏贝贝比个手势。她微微一笑,标标准准地双膝着地跪在他跟前。少女用春葱般的玉手轻轻抚着他的大腿和三角地带,一脸妩媚地微笑着。大奇冲着清纯无比的贝贝点点头,她虽然俏脸一红,但却相当乖巧地用力张嘴一含……大奇抚着她的秀发,她凝望着男人,款款伏动玉首。大奇问四美:“玲儿、贝儿、欣儿、月儿,我问你们个问题。你们愿意这么一辈子都跟着我吗?”四美均点头不已。
  大奇继续说道:“好,我现在给你们一个选择。”也许是冬月的事情触发了大奇的敏感神经,他决定对身边的女人做一些“清洗”。“清洗”就是对那些不是很想跟他在一块的女人,让她们自由。他准备问她们一个问题,请诸位看官看下文。
  四美皆问道:“主人,什么选择?”
  大奇:“你们大学毕业后想自己闯事业,还是死心塌地跟着我?跟我的人,必须放弃事业,不可以有任何的事业。”
  小玲吃惊地问道:“主人,你的意思是不让我们去电视台上班啊?”
  大奇点点头,小玲和正在替大奇做口活的贝贝都愣住了。她们傻乎乎地看着大奇,觉得今晚大奇怪怪的。
  佳欣和冬月分别表态:“主人,我愿意跟你!”她们很快就作出回应。大奇微笑着对她们点点头。接着,他看着脚下的贝贝和一旁的小玲来。
  贝贝轻声道:“主人,我好喜欢当播音员哦……但是,我更爱你,我也愿意跟你……”
  小玲说道:“主人,能不能我也有事业,但我还是跟着你啊?”
  大奇说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不可以有事业的。”
  小玲满肚子委屈地说道:“那……那我还是跟你算了……只是,我会很无聊的……”
  大奇哈哈大笑起来,他心里充满了成就感和自豪感。他对旁边三个站着的女人说道:“来,过来,都跪着,我有话说!”小玲、佳欣和冬月也都乖乖地和贝贝一样并跪在他的脚跟前。
  大奇说道:“你们经受住了我对你们的考验。我现在宣布,玲儿和贝儿以后可以去电视台当女主播。欣儿,月儿,你们家里没什么路子,毕业后就在我身边呆着。你们听清楚了没?”
  四女齐声说道:“听清楚了,主人!”小玲和贝贝显然开心极了。
  小玲说道:“主人,不管我将来是什么,有一点不会变,那就是你永远都是我的主人,我唯一的男人!”
  贝贝也说:“主人,贝儿对天起誓,这辈子只伺候主人你一个人!”
  佳欣和冬月分别说道:“主人,我一切听你的安排!你要我怎样就怎样!”
  大奇满意地点点头,说道:“嗯,你们四个真乖,今天太开心了。我今晚要和你们四个好好乐上一乐。”
  大奇心里非常的开心,全校出名的“播音四美”,四个娇滴滴的美女学生妹居然这么听他话、这么贴他心、这么顺他意。要知道她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是无数男生的梦中情人。每每大奇和她们中的一个、两个、三个或四个同时走在校园里时,总会有无数的人回头看他们。这时,大奇心中总会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成就感和自豪感,当然他不会激动。为什么啊?他都是拥有这么多美女的男人了,所以很难激动起来。他的成就感和自豪感都是极其自然的。很多学生都非常羡慕大奇,身边总是有四美相陪,但他们不知道这四美同时是他的女人。要是他们知道学校的“播音四美”加最漂亮的三个女老师也都是他的女人,估计百分之九十的男生或男老师都会想拿刀将大奇给杀了!
  大奇始终守口如瓶,将自己拥有这么多美女的事没有告诉过学校里的任何一个男人,也没有告诉过学校里任何一个不是他的女人的女人。韩梦、晓瑛和马春兰渐渐都知道他和“播音四美”的事情,但四美不知道大奇和三个女老师的事情。这种“师生之恋”暂时不能让学校里的学生知道,大奇总是这么考虑。
  话说童大奇在客厅和四美嬉闹着。玲美人和贝美人并跪着,相互配合地起伏着臻首,均一脸妩媚地用唇舌殷情地取悦着心爱的男人。冬月和佳欣则被男人左一下、右一下的吻着。他一手轻轻抚摸着月美人的酥胸,另一手则用尾指轻柔地“探索”欣美人的菊花。
  一时间客厅弥漫着极其香艳的气息,四美的娇喘和呻吟声此起彼伏。良久,大奇才分别享用起四美来。他逐个逐个地将四美送上情欲的高峰,四美均被整得香汗淋漓、娇呼不已……
  后来五人全搂在一块,都气喘吁吁地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小玲微笑道:“主人,大伙一起洗个澡吧,全身粘乎乎的,怪难受的。”大奇摸摸她的俏脸,说道:“行,还是你准备热水去。”其余的三美,尤其是佳欣和贝贝几乎被大奇给整得休克过去,大奇分别将她们叫醒,微笑着将她们一个一个地抱去浴室洗身。这个浴缸是大奇让房东特别替他们换上的,可以同时容纳六个人洗浴,很大的浴缸。六人舒舒服服地泡了好一会热水。最后,大奇是和贝贝、佳欣一起过夜的。
  大学生活到了大二显得非常的平淡。大一时萦绕在每个学生心头上的好奇感均消失得无影无踪。很多学生在课余都去社会上兼职赚点小钱或是去学校的勤工俭学岗位弄点钱花。大奇班上有三分之一的学生都兼职或勤工俭学去了。这些人有的去做家教,有的去卖电脑,有的去做保险,五花八门,什么事情都有人做。
  很多去校外兼职的学生都报怨学校离市区太远,大伙赚来的钱有三分之一都坐公车消耗掉了。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因为滨海传媒的老校区已经卖掉了,新校区都在大学城,离市区相当远的地方。有很多教授是这么对学生解释的:“同学们,你们在上学,不要在市区的好,在郊区好。你看看人家世界知名的剑桥和牛津不都在郊区吗?”大奇懒得理这些事。因为他自己有车子,无所谓学校离市区的远近。
  他隔三差五就会去马春兰的家,看看晓瑛母女、韩梦和淫奴春兰。周末,他会抽空回榕江别墅。这天,大奇上完课就直接开车载着晓瑛和韩梦一起往马春兰家驶去。
  他们一到家就看见马春兰和一个女警察坐在客厅闲聊。由于有外人,马春兰没有对大奇行下跪礼,只是热情地说道:“哟,大奇来了啊。韩老师、晓瑛老师好。我妹妹廷芳过来了。”大奇、晓瑛和韩梦都热情地朝马廷芳打招呼。大奇吃惊地看着眼前的女警花马廷芳。
  这个女警长得可真漂亮,不愧为警花一朵啊!明亮的眼睛、高高的鼻梁、薄薄的红唇配上银盆似的脸庞,让人颇有一种惊艳的感觉。尤其她笑起来的时候,眉宇之间居然略带一丝丝的英气,让人百看不厌。虽然身着警服,但依旧无法掩饰那丰胸、细腰、俏臀和长腿。真是只警察尤物啊,大奇心里惊叹道。
  大奇心想:马廷芳和她姐姐马春兰都这么漂亮,但廷芳看起来一本正经的,颇有点冰山美人的味道。而姐姐马春兰则是骚媚半死,让人一见就想“骑”的那种。
  大伙都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大奇说道:“你就是春兰的妹妹廷芳啊?你穿警服真好看,太神气了!”
  马廷芳:“你就是童大奇?我姐姐的男朋友啊!”
  大奇心里一愣:什么?我变成马春兰的男朋友了,我明明是她的爷,而她真是我的一具淫奴啊,怎么变男朋友了?嗨,当着她妹妹的面……算了,回头跟兰奴算账。
  大奇看看韩梦,韩梦微笑道:“是啊,是啊,大奇和春兰感情不错。”
  晓瑛也附和道:“廷芳啊,大奇对你姐可好了。”
  马廷芳看着马春兰一脸的幸福样,说道:“这么说,我应该叫你姐夫了啊?”
  大奇笑笑:“别,别,还是叫我大奇吧。”
  马廷芳:“那可不行,我就叫你姐夫吧。可是,你很年轻啊,好像比我姐姐小吧。”
  马春兰微笑道:“廷芳,你姐夫大你两岁。”
  大奇心里有点火:兰奴,你太嚣张了,还真把爷我当成你的男朋友了?回头收拾你!可是,做兰奴的男朋友也不错啊,因为她还有这么一个漂亮的警察妹妹。好吧,口头上占占这个警花的便宜再说。
  大奇微笑道:“廷芳啊,我还是比你大哦。”他一把搂过马春兰,微笑道:“承蒙你姐姐这么看得起我,她还大我几岁呢,真是要谢谢你姐姐啊!”
  马廷芳呵呵一笑,脸上浮现两个可爱的小酒窝,说道:“你大我两岁,那我叫你姐夫也应该。姐夫好!”
  大奇笑道:“小姨子好!”一旁的韩梦和晓瑛听了都很不舒服,可是又不好当着马廷芳的面说马春兰什么。
  而马春兰呢,心里得意得很。她心想:哈哈,这下我可是做人了吧!看来以后得让妹妹常来这,不然我总是做奴隶,忒不爽!现在我可是大奇主人的女朋友了,这地位一下子就上了好几个台阶啊。妹妹,姐姐真是爱死你了!
  大奇心里非常开心,因为有个这么漂亮、这么有气质的小姨子叫他“姐夫”。本来他对马春兰说他是她的男朋友有点怒火,可被眼前的马廷芳一声“姐夫”就将他内心深处的怒火冲到九霄云外去了。大奇心里觉得马廷芳挺可爱,对她挺有好感的。
  大奇:“廷芳啊,难得你过来玩,我们一起吃个晚饭吧。”
  马春兰:“是啊,妹妹,难得你姐夫来。我们姐妹,还有我的好朋友韩老师、晓瑛老师,大伙一起陪你姐夫吃顿饭吧!”
  马廷芳:“行,行,行。姐夫可真好,一来就有饭吃,上哪吃啊?”
  大奇笑道:“你这小姨子,想上哪吃就上哪吃。”
  马廷芳:“姐夫,你可太好了。姐姐,你可真幸福啊,看来姐夫对你不错啊!”
  马春兰脸微微一红,说道:“那还用说……”
  韩梦和晓瑛一肚子火不敢发,她们都看看大奇,大奇冲她们点点头,意思是:你们先忍者吧!
  晚饭,大奇、韩梦、晓瑛和马春兰姐妹一起去酒店吃饭。马春兰不停地替大奇和自己的妹妹夹菜,马廷芳开心地吃着,时不时地打量一下大奇。显然,她对大奇这位姐夫充满了好奇!
第二部 第57回 结婚证书

  大奇也偶尔偸瞟一下马廷芳,因为这妮子确实长得够水灵、够气质、够风度,一身警服下的她绝对可以用英姿飒爽来形容。一男四女边吃边聊,无非就是关于工作方面的事情。
  春兰:“妹妹,那位省委书记的公子还有没有继续追你啊?”
  廷芳:“上周给我送了一束玫瑰,我不收,可是他偏要送,我把花送给扫地的阿姨了。”
  大奇、韩梦和晓群瑛听后都笑了起来。大奇笑道:“廷芳,你可够损的啊。”
  廷芳:“姐夫,不是我损,是没有办法。我不喜欢那位公子哥,他除了他老爸,什么都不是。”
  春兰:“妹妹啊,他有那样的老爸,他什么都是啊。听姐姐的,和他尝试约会一两次嘛。”
  韩梦:“机会难得啊,可以嫁进官宦之家。”
  晓瑛:“我倒觉得感觉很重要。廷芳妹妹是女公安,不一定要嫁进官宦之家。嫁进这种家庭未必就有幸福。”
  春兰:“至少有面子啊!”
  看来,马春兰是一心要自己的妹妹嫁给那位省委书记的公子。不过,大奇觉得廷芳对那位公子兴趣不高。
  大奇:“春兰啊,你也别老怂恿你妹妹嫁给那位公子哥。婚姻大事非同儿戏啊,让她自己做决定吧。”
  春兰:“我哪敢干涉她啊?我只是建议而已。”
  廷芳:“姐姐,我看你是巴不得将我立刻嫁进省委书记家。呵呵,可是我偏不嫁。”
  大奇:“廷芳啊,可以尝试约会一两次嘛。也许那公子哥确实对你不错呢。”
  廷芳:“不错个屁。我不是没有给他机会。”
  大奇:“哦,怎么说?”
  廷芳:“三个月前,他约我看电影。我看他追我追得挺苦,就勉强答应他了。你说这看电影就看电影吧,可他却在电影院动手动脚的,幸好我学过擒拿,没让他占到一丝丝的便宜。否则,我亏大了。他简直就是流氓。可是,他是省委书记的公子,我又不敢得罪他。嗨,算了,不提也罢。总之,我是不会接受他的,我还是再看看别的人选吧。”
  韩梦:“这种人就是流氓一个,不嫁也罢。”
  晓瑛:“第一次约会就动手动脚的,也太夸张了吧。”
  大奇心想:嗨,这个傻帽的省委书记公子,人家美人和你约会就是给你机会啊。你怎么这么心急呢?慢慢来嘛,只要将她吊着了,以后有的是机会“占便宜”嘛!嗨,笨蛋一个!当然,马廷芳这么漂亮的姑娘真成了他公子哥的女人,那多煞风景啊!——太可惜了。
  大奇觉得马廷芳怎么和她姐姐马春兰性格相差这么大呢?要换了马春兰有这种机会,她主动送上门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妹妹马廷芳怎么就那么单纯和清高呢?嗨,同一个娘胎里生出的两个美人儿,性格差异实在太大了!
  也许是马廷芳的单纯和清高吸引了童大奇,他开始在心里琢磨起这个“小姨子”来,当然,不是喜欢。但是,他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感觉,觉得她的格调颇为高雅。他甚至觉得马廷芳和大老婆祺雯、晓瑛、叶欢的气质有点像。当然,她们是不一样的美女。祺雯虽然生过孩子了,但她仍旧年轻、漂亮、性感十足,而且还凭添了一种少妇的成熟气质,让大奇爱得发疯。晓瑛也是比较高傲的,但由于被孙长发凌辱过,自信心显得不是很足,但骨子里是高傲的。叶欢虽高傲无比,但在他大奇面前始终以奴隶自居,他格外地疼爱这个小奴隶。
  再来说说马廷芳。大奇觉得她有点像一匹野马,从未有人驯服过的野马,不要说驯服,压根儿就没有人骑过她,一回都没有。她是高傲的主,但这种女人一旦被某个男人“驯服”,就会死心塌地地对待那个男人。这一点,和他的大老婆祺雯颇像。大奇是个阅过无数美女的男人了。他完全可以推断出马廷芳是一个怎样的女人。他相信,像她这样的女人,不能采用常规的追求方式,应该采取非常规的追求方式。因为这种女人比较自信,又会擒拿格斗,比较不好惹。至于该采取什么样的追求方式才能把她追到手,他没有细想,也不会细想。因为他身边已经有很多女人了,而且是漂亮的女人,他确实不想再主动收用新的女人了。
  大伙刚吃完饭,马廷芳的手机响起,她接通手机说了几句。然后,她对大伙说道:“姐姐、姐夫、韩老师、晓瑛老师,局子里有点事,我先走吧,下回我请你们吃饭。”大伙都点头称好,春兰叮嘱她:“好好工作,注意身体,有事就来找我。”马廷芳微微一笑,说道:“知道了,姐姐。大家再见!”说完,她便走了。
  应该说,马春兰和马廷芳的姐妹感情不错,大奇觉得。
  大奇、晓瑛、韩梦和春兰一起回春兰的家。刚才在酒店时,晓瑛照例给她母亲打包了好几样好吃的饭菜,她一到家就伺候母亲吃饭。大奇则拥着韩梦和春兰来到韩梦的卧室,三人先坐下说话。
  大奇:“兰奴,你今天做错事了,你知道不?”
  春兰:“爷,奴知道。奴在妹妹面前说你是奴的男朋友。请爷别生气,在她面前我只能这么说。请爷原谅我!”
  韩梦:“哟,兰奴,你的地位一下子就升了这么多啊。那以后,我干脆叫你大奇夫人好了。”
  春兰一听,立刻摇头说道:“不,不,不。这夫人我可不敢想,韩老师、晓瑛老师才是爷的夫人。”
  韩梦显然很不开心,因为春兰说大奇是她的男朋友。她看着大奇,意思是:你说怎么办?
  大奇将韩梦抱在怀里,说道:“梦儿,你别生气。兰奴的妹妹廷芳在,我们就饶了她吧。”韩梦无奈点点头,说道:“也只能这样了,真是郁闷!”
  春兰听后,立刻眉开眼笑道:“韩老师,谢谢你,谢谢你的理解!”其实,她心里得意极了:哈哈,我终于做人了,以后常让我妹妹过来陪陪我。
  大奇说道:“兰奴,看在你妹妹的面子上,我顾全你的脸面,允许你说我是你的男朋友。”
  马春兰立刻下跪说道:“谢谢爷,谢谢爷,爷可真是个大好人啊!”
  这时晓瑛也走进房间,对马春兰说道:“在外人面前,我们会顾及你的脸面。希望你在家好好做事,好好对待我们,尤其是大奇。”
  马春兰说道:“晓瑛老师,一定,一定。兰奴一定照你说的话去做。”
  大奇点点头,微微一笑将跪在自己跟前的马春兰的玉首轻轻往自己的胯部一按。妇人极为知趣地用双手解开大奇的裤头……她一脸媚笑地用小香舌“游览”起他的三角地带来……大奇对韩梦和晓瑛招招手,说道:“梦儿、瑛儿,一起来吧。”晓瑛和韩梦均微笑着,将玉首凑近春兰的吐舌之处。三个美人都微笑着吐着三条灵活无比的小香舌尽情地伺候起大奇来。
  大奇闭上眼睛,长长地呼吸着,陶醉在舒爽的快感中。他逐个逐个地享用她们温暖、柔软、湿滑的口腔。当大奇享用一个美女的口腔时,另外两个会相当默契地用唇舌“游览”他敏感处的附属物……
  最后,大奇让晓瑛的性感小嘴来承担最后的激情。他相当满意三女的表现,特意用手轻轻摸三女的脸颊,说道:“不错,不错,我很满意。”三女均微笑点头,晓瑛则将嘴里的东西悉数纳入腹中,还冲大奇抛个迷死人的媚眼。大奇哈哈笑道:“瑛儿,你是进步最快的!”
  韩梦微笑道:“比我还厉害呢,都快赶上兰奴了。”
  马春兰应道:“晓瑛老师比我厉害的。”
  晓瑛微笑道:“梦儿,我哪能和你比。至于春兰,我就更不如了。大家以后多交流交流经验,一起进步。”韩梦和春兰都微微一笑,点头认可。
  大奇今晚没有纵欲,他让春兰单独陪他一起过夜。两人赤裸着拥在一块,春兰说道:“爷,最近奴的表现怎么样?”大奇用手轻抚着她的酥胸,说道:“还行,挺满意的。算你懂事,爷被你伺候得挺舒服。”春兰继续说道:“那你心里有奴不?”大奇点点头,说道:“你这么乖,我当然也有点感动。人心都是肉长的,我心里多少有你的位置。”
  春兰撒娇道:“嗯……爷,你坏嘛,你真的好坏!”
  大奇哈哈大笑道:“我哪坏啦?你不妨说说看。”
  春兰:“奴为了你,对韩老师、晓瑛老师低声下气的;为了你,对晓瑛的母亲是百般讨好;为了你,我不惜辞去好工作。可是……”
  大奇托起她的下巴,说道:“要不是看在你是真心悔改的份上,我会对你这么温柔吗?兰奴,你好像不满意啊?”
  春兰:“奴不敢,不敢不满意。爷,奴有个请求,不知爷答应不答应?”
  大奇:“说吧,是什么请求?”
  春兰:“我求爷让我在外人面前有点尊严,尤其是在韩梦和晓瑛面前。爷,你要奴怎么伺候你都行。奴已经决定将自己这残花败柳的身子贡献给爷享用。爷要打要骂,奴不敢说半个不字,因为你是爷,是奴的爷,是奴唯一的爷!可是,奴每次在晓瑛和韩梦面前都好像矮她们一截,奴心里难受啊!”
  大奇:“兰奴,你自己对不起她们,这是我对你的惩罚。”
  春兰:“可是,爷,奴真的悔改了,我再也不敢害人了。爷,你知道奴现在的想法是什么?”
  大奇摇摇头。
  春兰:“奴只想伺候好爷,让爷开开心心的。我也希望爷将奴当成你的女人,至少和韩梦、晓瑛一样,让奴做人,不要做狗。好不好吗?爷,奴求你了。”说完,她翻身下床,跪在大奇面前。
  大奇有点心软,他说道:“你已经不要对韩梦、晓瑛行下跪礼了,你的地位已经提升了啊。”
  春兰一脸委屈地说道:“可是,我还是奴啊……”
  大奇说道:“怎么,你不想做我的性奴了?”
  春兰摇摇头,说道:“不,不,不。爷,奴不是这个意思。奴当然是爷的性……性奴了。可是,奴希望只有我们两个人时,奴做爷的什么都行。爷要奴咋的,奴就咋的。但是,能不能在韩梦、晓瑛面前让奴做人。”
  大奇:“姑且不说我答应不答应,韩梦和晓瑛也暂时不会答应啊。”
  春兰:“爷,她们虽是爷的爱人,但她们只是爷的女人而已。爷,你是她们的男人、老公和主人。你一句话,她们就得乖乖听你的。只要爷说让我做人,她们敢说半个不字?爷,只要你让奴做人,她们一定要照办。”马春兰很聪明,很看得清形势,她知道大奇说的绝对有用。
  大奇:“兰奴,我知道你长期都是骑在别人头上的。这次,你被韩梦、晓瑛压着确实心里不舒服。但是,这是我的意思,是我要压着你、惩罚你。因为你罪孽深重。你放心,你赎罪满了,我会宽恕你的。一切取决于你自己的表现,明白没?”
  春兰点点头,细声说道:“是,爷,奴明白。爷,你知道奴最开心的事是什么吗?”
  大奇摇摇头,春兰说道:“奴最开心的有两件事,第一件是爷给我小药丸吃;第二件是我妹妹说爷是她的姐夫……”每个一个星期,大奇会给她一个小药丸吃。大奇知道春兰这种女人相当有野心,不能对她太仁慈,一定要有制约她的手段。
  大奇说道:“兰奴,你为什么很开心你妹妹说我是她姐夫?”
  春兰俏脸微微一红,嘴角略带微笑地说道:“那就是说奴是爷的老婆嘛,所以……”
  大奇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笑道:“哦,真是这样?”
  春兰点点头,大奇说道:“过来,让爷抱着你!”春兰起身偎依到男人怀里,大奇轻轻搂着她。
  大奇:“兰奴,不是爷说你,你这人不仅漂亮、有气质,可你就是心肠有点歹毒,不然娶你做房媳妇也不错啊。好歹你也是个顶级美女啊!说真的,你和韩梦、晓瑛是各有特色,你们三人都是美女。”
  春兰:“爷,奴以前做过许多傻事,奴也很后悔。尤其是跟了爷之后,我要是早点认识爷就好了。我愿意死心塌地地跟着爷,也不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
  大奇说道:“这才乖嘛,你看你,温柔起来,也楚楚动人的。”大奇边说边轻抚她的俏臀。
  春兰说道:“爷,奴很高兴爷这么赏识奴。”
  大奇无奈叹口气,说道:“好吧,好吧,我以后尽量在韩梦、晓瑛面前给你面子。但你得尊重她们两个,什么事情都要谦让。你记住,只要她们说你不好,那我还是会惩罚你的。”说完,大奇不轻不重地拍了拍春兰的臀尖,“啪、啪”两声响起。
  春兰感激地说道:“有爷这句话,奴就放心了。爷,你对奴真好!”
  大奇:“只要你真心做我的淫奴,不要有二心,我还是会疼你的。但只有我们两个人时,你该有的礼节暂时不能免,知道不?”
  春兰非常开心,说道:“爷,知道,知道,奴知道!”这下马春兰可真正开心了,她其实无所谓在大奇面前低声下气。因为她天生就是贱种一个,在自己喜欢的男人面前,她是喜欢作践自己的。她早就被大奇给征服了,从身心到肉体早就视大奇为唯一的主人。但表面上,尤其在外人面前,她喜欢有脸面的活着。此番,大奇让她可以在韩梦、晓瑛面前保留面子,她能不开心吗?
  春兰:“爷,奴有个请求,请爷一定答应。”
  大奇:“说吧。”
  春兰:“爷,以后在我妹妹和爸妈面前,你一定要说我是你的女朋友,不然,我……”
  大奇无奈点头,说道:“看在你那漂亮的警察妹妹的份上,我准你的请求,你叫我老公都行,但是,回家后……”
  春兰立刻说道:“我知道,我知道。回家后,爷还是爷,奴还是奴。兰奴还是爷的淫奴。那在我家人面前,奴就叫爷老公吧。”
  大奇满意地点点头,说道:“知道就好。为什么一定要叫老公呢?”
  春兰:“我父母和妹妹都很传统的,我叫你老公,他们比较能接受。再说了,我妹妹都已经叫你姐夫了。这姐夫不就是姐姐的老公嘛……”
  大奇无奈,只好说道:“好吧,看在你妹妹的份上,也准你了。”
  春兰立刻说道:“谢谢爷,谢谢老公!”
  也许是马春兰出于感恩的心理,她觉得大奇真的对她不错,虽然霸道,但也不乏温柔。她甚至觉得,他就是她心目中最标准的男人。
  春兰在心里呼唤道:爷,老公,奴真是爱死你了!奴要把一切都给你,只要你开心,奴什么都答应你!
  春兰继续说道:“爷,你好像对我妹妹挺有好感的哦,什么面子都给她,而不是给奴……”
  大奇呵呵一笑,说道:“我还不给你面子啊,给足你面子了。当然,你妹妹,我总得给她脸面吧。我和她无冤无仇的。”
  春兰微笑道:“爷,问句不该问的话,爷喜欢我妹妹廷芳吗?”
  大奇愣住了,被春兰的话给问得愣住了。他仔细想会后,说道:“为什么这么问?”
  春兰:“其实,爷喜欢我妹妹一点都不奇怪。是正常的男人都喜欢我妹妹的。我们姐妹俩,从小到大都有无数的男人追。尤其是我妹妹,她只要对一个男人多看几眼,那个男人就一定会喜欢她。这是一个规律,从她16岁开始到现在都这样。所以,我妹妹轻易不看男人。”
  大奇哈哈笑道:“我的妈啊,你妹妹有这么大的魅力啊?”
  春兰:“难道没有吗?”
  大奇:“这……”大奇细细想想:马廷芳确实惊艳无比,自己不断地将她和大老婆祺雯相比。看来,要不是有祺雯的“免疫力”在,自己也会对她一见钟情的。
  雯儿啊雯儿,真谢谢你!要不是你的美貌不亚于马廷芳,我大奇今晚差点坠入情网。好险,好险!
  大奇的身边有这么几个美人,只要她们多看男人几眼,绝对可以让那个男人连魂儿都没的那种:大老婆祺雯、二老婆小黎、初恋情人美婷、贴身奴隶叶欢和“波霸美神”玉楼。现在的“播音四美”中的苏贝贝也有这个趋势。贝贝是四美中最漂亮的一个,这是大奇最近才比较出的。其实,小玲、佳欣、冬月虽然和贝贝属于同一档次的美女,但好像身上缺少那么一股子纯劲,特别清纯的那种纯。
  随着大奇身边的女人逐渐增多,他时常重新审视自己所拥有的全部女人。并且,经过相当时间地相处后,他觉得他的女人很多都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气质上的变化。
  祺雯除了惊艳,还增加了一些成熟的味道;小黎依旧是最“骚”的,“骚狐”非她莫属,但她在公众场合,始终是一本正经的;美婷则很娇气的感觉,总是娇滴滴的;叶欢则很高傲,顺从的高傲,虽然无比高傲,但对大奇总是顺从无比;玉楼则始终是最“霸道”的,因为她的豪胸不仅“霸道”,而且美丽十足,无人可及;贝贝则纯,相当的清纯。
  简单地概括起来,祺雯——“艳”,小黎——“骚”,美婷——“娇”,叶欢——“傲”,玉楼——“霸”,贝贝——“纯”!
  诸位看官千万不要认为大奇别的女人就不漂亮了,那你就大错特错!因为他身边的女人随便拿一个去某家单位,一定会是那家单位的“国宝级美女”。只是她们的特点相比以上这几位,显得没有风格,没有明显的风格。就拿慕萍来说,还是大奇见过的最漂亮的模特;倩如和春晓,仍旧风韵十足,每次出门逛街,都有无数的人回头看她们;怡静虽是贴身侍女出身,但也有无数到大奇家咖啡店喝咖啡的老外约会她,不过,他们都吃了她的“闭门羹”;韩梦是公认的滨海传媒的第一美女老师,年轻时,是她就读的某师范大学的校花;小玲被誉为播音系近十年来最漂亮的学生会主席,要知道播音系可是美女如云啊……话秀饶舌,这里不再点评大奇的女人们。换了我们普通人,能得到童大奇身边的一美就死而无憾了,可惜,我们没有那种缘分,人家是天赐良缘的神人。只能这么解释,否则,笔者自己都想不通,为什么会有童大奇这般有艳福的男人?嗨……笔者也想做大奇啊,可惜,没那福分!
  而今天大奇见到的马春兰的妹妹马廷芳也可以用一个字来概括——“英”,英姿飒爽!她的气质太好了,尤其在一身警服的烘托下,显得神气十足,颇有一股子英气!
  大奇:“你妹妹是挺有魅力的,呵呵,但我对她没有邪念,你放心好了。”
  春兰:“爷,奴不是这个意思。奴只问爷一句话,爷对我妹妹有没有好感?”
  大奇点点头,说道:“那是肯定有的,我又不是圣人,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春兰:“就是了。我妹妹的魅力可不是吹出来的,你想想省委书记的公子,什么美人没见过,可他偏偏要缠着我妹妹。这是为什么,就是因为她的魅力实在是男人难以抗拒的!爷,你对奴这么好,奴想回报爷。”
  大奇:“回报?什么回报?”大奇突然听不明白兰奴的话。
  春兰:“奴想了很久,我妹妹一直不想嫁人,肯定是没遇见真正的男人。她心目中的男人要有才气、重情义,孝敬父母。我帮她想了很久,终于发现有一个人是符合她的标准的。”
  大奇:“哦,谁啊?”
  春兰:“爷,不就是你嘛!”
  大奇:“我?”他呵呵一笑,接着说道:“兰奴,你不会是把我介绍给你妹妹做男朋友吧?”
  春兰:“爷,奴正是这个意思!”
  大奇:“啊?”他深感吃惊。
  春兰:“爷,奴是说真的,你干脆和我妹妹好上,做她的老公吧。我妹妹真要嫁给你做老婆,奴一定开心。”
  大奇毕竟是经过风风雨雨的人了,他心中对马廷芳确实挺有好感,但没有想过要收她为妻。可是,此番马春兰这么一说,他倒有点好奇起来,对马春兰颇感好奇。他心想:马春兰怎么愿意让亲妹妹和我好上呢?
  大奇:“兰奴,你舍得让你妹妹伺候我啊?”
  春兰:“不是舍得,是应该让她嫁给你。当然,我希望爷能善待她,她可是一个涉世不深的女孩子哦!”
  大奇:“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让你妹妹也和我好上啊?”
  春兰:“爷,你不用问为什么?你只要问问你的内心喜欢我妹妹不?只要爷喜欢,奴一定有办法让我妹妹好生来伺候爷。其实,我妹妹是个很温柔的女孩子,只是外表英气十足,不容易接近而已。一旦有男人走进她的内心,她肯定是死心塌地地跟着那个男人。奴是她的姐姐,看着她长大,了解她的为人。还有,她小奴好几岁,小时候总是在奴身边,自小比较听奴的话。”
  大奇还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他依旧问道:“可是,我还是想问为什么你要让我和你妹妹好上?”
  春兰思索了一下,娇滴滴地说道:“爷,你不知道你现在在奴的心中到底有多少份量。让奴对你说吧,你是奴的主心骨,是奴的男人,奴的老公,更是奴的主人、奴的爷,奴唯一的爷。奴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让爷你开心。只有爷你开心,奴才活得有意义。爷,要是我妹妹来伺候爷,爷会开心吗?”
  大奇点点头,说道:“哪个男人不开心啊?这不白问吗?我当然开心了。”
  春兰:“真的吗?”
  大奇点点头,说道:“真的!”
  春兰:“那就行了。爷,奴的职责就是要想尽一切办法让爷开心,做爷最乖巧、最听话、最贴心的淫奴!这就是我希望爷和我妹妹好上的原因。”
  大奇这才觉得眼前淫贱无比的美妇人马春兰真的被自己给彻底征服了,不然,她怎么会对自己这么贴心,居然让她的亲妹妹来伺候自己?兰奴啊兰奴,你真是我童大奇最贴心的淫奴!我不会亏待你这个淫奴的。
  大奇:“兰奴,你真的有办法让你妹妹喜欢我?不可以用非法手段的哦。”
  春兰点点头,说道:“奴不做没有把握的事,不打没有把握的战,更不敢欺骗爷。爷,你不要管奴用什么方法。总之,奴在此向爷保证,我妹妹廷芳一定是爷的人。只是,我有两个条件,不知爷接受否?”
  大奇:“你说说看吧,只要可行,当然接受。”
  春兰点点头,说道:“先说第一个吧。我妹妹可是个黄花大闺女,不像奴,奴是残花败柳,不能和我妹妹比。我妹妹是绝对的金枝玉叶。”大奇点头表示同意,他同意马春兰说她妹妹是“金枝玉叶”。春兰继续说道:“爷必须和我妹妹正式结婚,也就是领结婚证,让她成为爷的合法妻子。”
  大奇:“这……不行啊……”
  春兰吃惊道:“为什么?难道奴的妹妹配不上爷?”
  大奇摇摇头,说道:“不是这个意思,因为我已经结婚了,和我大老婆祺雯领过结婚证。”
  春兰:“那还不简单,你和你大老婆离婚,再和我妹妹结婚呗。”
  大奇哈哈笑道:“你这是开国际玩笑啊!我和我大老婆好得一塌糊涂,你也知道我身边有这么多女人,她都接受啊。还是算了吧,我看我和你妹妹没戏。”
  大奇觉得马廷芳和祺雯不仅在容貌上大有平分秋色的气势,在性格上,两人更是一样的争强好斗,都是只愿做大不愿做小的那种。他可以缺少马廷芳,可要少了祺雯,他还怎么活啊?
第二部 第58回 警花初吻

  春兰继续对大奇说道:“爷,那……这可不好办啊?我妹妹那脾气……好吧,就让她做小吧。不过,你们家大老婆不能欺负我妹妹,这点你能答应我吧?”
  大奇点点头,说道:“这行,没问题。我们家祺雯从不欺生,她可是很大度的。
  马春兰说道:“那我妹妹在你们家能排老几啊?”
  大奇:“我们家类除了大老婆祺雯和二老婆小黎外,好像都差不多。就拿大老婆和二老婆来说吧,她们也没有特权,就是很多事情她们牵个头处理一下而已。你放心,没人会,也没人敢欺负你妹妹。再说了,你妹妹是女公安、格斗高手,谁敢惹她啊?”
  马春兰点点头,说道:“倒也是,她可是公安大学连续三年的‘格斗皇后’啊!”
  大奇吓得吃惊道:“啊?这么厉害啊?那不是母老虎一只?奶奶哦!”
  马春兰格格笑了起来,说道:“你要是不老实,她真的会把你从床上甩到床下去的。”
  大奇说道:“那算了吧,她那么凶啊?”
  马春兰娇嗔道:“哎呀,骗你的啦,我妹妹很温柔的。再说了,她虽然格斗功夫好,可她毕竟是一个女人啊,只要她跟了你,她还敢打你这老公啊?”
  大奇说道:“这也是。好歹我也是她男人啊。行,再说说你的第二个条件?”
  马春兰微微一笑,诡秘地说道:“这第二个条件嘛……嗯……”
  大奇:“兰奴,有话直说嘛,不要扭扭捏捏的。”
  马春兰说道:“爷,如果我妹妹真的成了爷的女人,那我是不是可以不做奴隶呢?我的意思是,我可以和韩梦、晓瑛她们一样吗?”
  大奇说道:“这,原来你是谈条件啊,哈哈。”
  马春兰:“爷,奴不敢。奴的意思是,假如我妹妹也嫁过来了,那总不能让我还是地位这么低微吧?”
  大奇说道:“这样吧,兰奴。爷现在就宣布,假使你真的让你妹妹成了我的老婆,那爷马上让你堂堂正正做人。但是,你绝对不可以凌驾于韩梦和晓瑛,还有我别的女人头上。我可以一视同仁地看待你。”
  马春兰开心道:“真的啊?爷,奴太开心了!”
  大奇:“要是你们姐妹都心甘情愿来伺候爷我,你可以不用自称‘奴’,像正常人一样的对我就行。但是,现在不行,你不能免该有的礼节,尤其在爷的面前。”
  马春兰:“爷,奴在爷面前就是怎么低贱都无所谓,只要爷喜欢,奴愿意这么做奴一辈子。可是,在外人面前,尤其在爷的别的老婆面前,我一定要堂堂正正的做人。爷,你可要说话算话哦。”
  大奇:“你这个人啊,总是喜欢和男人谈条件。就是做我的淫奴,你也改不了这个习惯。真应了那句古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好吧,看你对爷这么忠诚,又撮合你妹妹和我的好事,爷现在就宣布:从即刻起,在外人面前,你可以做人,和韩梦、晓瑛一样。但我已经叫习惯叫你兰奴了,这改不过来……“
  马春兰笑道:“爷,足矣,足矣。奴相当知足,只要在外人面前让我不用‘奴’的称呼,我就知足了。”
  大奇哈哈笑道:“那在爷面前呢?”
  马春兰低声道:“奴自然还是奴了。爷,你坏死了……”
  大奇哈哈大笑,一把翻上马春兰的身子,将自己的身子挤进妇人的身子中,说道:“兰奴,我太喜欢你了!爷,要好好地疼你一下下。”说完,他便轻轻推起马春兰的身子来。妇人轻轻娇呼“舒坦”不已。
  大奇本不打算再收用新的女人,可是马春兰这么一说,倒让他打起了马廷芳的主意。因为马廷芳确实太漂亮了,尤其那一股子“英气”是他的别的女人身上比较缺乏的气质。当然,祺雯、小黎、叶欢、玉楼、美婷,甚至丽洁是丝毫不亚于马廷芳的。就拿丽洁来说,她也可以用一个字开概括——“秀”,秀气十足的美丽空姐,当然,她现在已不是空姐了。一想到高傲无比、英姿飒爽、气质出众的美丽警花也即将成为自己的女人,童大奇心里直乐。他简直无法想象,英气逼人的马廷芳在成为自己的女人后会有怎样一番香艳的情景。就跟当初他无法想象祺雯怎么会愿意跪在自己的面前尽情地用小嘴取悦自己那样,他实在无法想象马廷芳会怎么服侍自己?
  大奇心里直乐:哈哈,天上掉下

版權 2004-2020 版權所有 Copyright@2004-2020 By 要看网-黄色小说频道